站内搜索
当前位置:首页-
出行指南 - 长途车出行

北京近期不收拥堵税 公交优先是治堵方针

字号:     
发布时间:2010-01-13 10:54 来源:
石家庄市运输管理处
  在“400万辆时代”,日均拥有上路资格的机动车多达300多万辆,北京如何破解“堵局”?

  采取停车费涨价等价格杠杆、限量发放机动车车牌、构建公共交通体系等应对措施———两年前,北京迈入“300万辆时代”时,交通管理部门曾发布以上缓堵方略。

  但两年来,停车费标准未见浮动,机动车上牌未有限制。

  公共交通服务虽倾注了大量物力、财力,但一些专家认为,公交优先战略已无力解决北京拥堵难题。

  北京缓堵另一利器———“尾号限行”,推行一年后陷入僵局,高速上涨的机动车,抹平了限行效果。目前,北京拥堵水平已接近2007年中期。

  前天,在市政协第十一次会议常委会后,北京市副市长黄卫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,就北京机动车保有量突破400万辆后的交通发展思路,黄卫表示,北京未来交通,仍将主要发展地铁、公交等公共交通,加快路网建设。同时,也将适时出台车辆管理的政策。

  被问及北京近期是否将开征交通拥堵税,黄卫表示“不会”。

  应对之一公共交通 “公交优先”仍是治堵方针

  2015年前,将增辟450公里公交专用道,专家称公交先行难解第三轮拥堵,现状 “公交优先”是必然选择2006年底,北京市政府出台了《关于优先发展公共交通的意见》,确定了优先发展公共交通“两定四优先”的总体思路。

  市交通委运输局局长刘通亮表示,北京由于旧城历史风貌保护、土地空间不足等原因,不能靠不断修建城市道路来满足日益增长的交通需求。

  “实施公交优先是未来城市发展的必然选择”,他表示。

  刘通亮表示,北京已经建成动物园、六里桥、东直门、西站南广场等综合交通枢纽,以及安定门、北官厅等公交换乘站,2015年以前,还将在主要客运走廊上继续增辟总里程450公里以上的公交专用道。

  探访 地铁换乘接驳常受批评

  中午12时,早高峰时水泄不通的中关村大街车流明显少了。但由于交通压力巨大,六车道的马路显得并不宽广,每个公交站台前都有公交车排队进站。在中关村上班的章先生表示,早高峰时密集的公交车和社会车辆混在一起,常常水泄不通。

  地铁的换乘接驳也常受市民批评。4号线总站公益西桥站附近,较大的公交站台都在数百米外,距离4号线最近的一个站台在辅路边,只有三四条公交线从此通过。

  西直门站更是交通的老大难。4号线开通后,这里同时有3条地铁线交会,为分流地铁客流,运营方将几条地铁线的出入口安排在相距很远的地方。从地铁出来,向西步行到最近的公交车站要5分钟。

  每到周末,人流、车流混杂,“摩的”钻来钻去。

  质疑 公交先行政策已经“过时”

  

  公交先行,依靠公共交通缓解拥堵,对于北京一直采取的这一缓堵方略,中科院院士何祚庥表示,“现在是第三轮拥堵,公交优先作为2000年前后第二轮拥堵的缓堵举措,无法解决第三轮拥堵难题”。

  应对之二尾号限行 尾号限行停驶比例达22%“尾号限行”出台后,遭诸多质疑;专家称其只能带来短期效果

  现状 日均上路车超300万辆

  去年10月,北京启动尾号限行措施时,全市机动车保有量接近350万辆。市交通委数据显示,限行后,日均停驶机动车近80万辆,即尾号限行停驶比例约达22%。照此计算,进入400万辆时代后,每天有上路资格的机动车高达300多万辆,拥堵程度相当于2007年中期的水平。

  明年4月,尾号限行到期后,是否会再次延期实施?北京交通管理部门暂未回应。但驾驶员群体却已开始采取措施,14日下午,京朝车管分所,两位为名下第二辆车上牌的车主表示,“买第二辆车,就是防范明年继续限行。”

  现场 周一早高峰耗时3小时

  本月14日9时50分,市交管局实时路况信息显示:主干道、环路交通恢复正常水平。周一早高峰,北京每周交通最拥堵的时段,耗时近3小时。

  来自市交管局实时路况信息图显示,本月10日至15日,每日上午7时至9时、每日晚6时至8时,时速低于20公里的拥堵路段,经常在40条至50条之间徘徊,几乎等同于限行前的拥堵水平。

  质疑 限行缓堵遭“反作用力”

  奥运期间的单双号限行,后奥运时期的尾号限行,从2008年7月至今,北京一直通过限行类交通管制措施,缓解交通拥堵。对此,两院院士、建设部原副部长周干峙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,限行类缓堵举措只能带来短期效果,长期实施势必遭遇“反作用力”,限行效果被机动车增长幅度“抹平”。

  “不限制购买,但限制使用,加上现在的车价格便宜,肯定有为数不少的人通过买第二辆车,满足出行需求”,他说。

  他认为,通过限行,缓解拥堵,只能“救急”,不能治标更不能治本。破解拥堵僵局,北京需尽快完善公共交通体系的换乘环节,“借鉴东京、香港等地的做法,提供便捷交通、舒适交通”。

  专家建议 通过局部完善减轻交通压力

  面对交通拥堵这一国际化难题,专家们表示,找不到任一良药迅速根治北京的拥堵顽疾。只能通过局部完善,减轻交通压力。

  建议1 疏通非机动车道

  清华大学教授马贵龙一直骑电动自行车。“方便,不堵,环保”,他建议,缓解交通拥堵,北京首先应疏通非机动车道,借鉴巴黎等地区的做法,引导驾驶员骑自行车,“现在的非机动车道,有的交通干道根本没有,有的变成了停车场。自然资源不完善,降低了自行车的‘普及率’。没有非机动车道可走,自行车被迫上了机动车道,车辆混行,加重拥堵”。

  建议2 重构城市交通体系

  建设部原副部长周干峙表示,重新构建城市交通体系,完善地铁线路之间换乘、地铁和公交之间换乘的便捷度,是北京缓解交通拥堵的出路。他表示,北京规划、交通部门已着手设计新的城市交通体系,重点完善换乘环节,但因涉及拆迁等难题,“短期内很难解决”。

  建议3 调整城市服务结构

 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寿龙认为,解决京城拥堵,应从调整城市服务结构入手,目前,教育资源、医疗资源、大型社区的布局集中,导致学校周边、医院周边的道路极易成为堵点;早晚高峰时段,大型社区居民集中进出,封堵了交通通道,“从改变城市服务结构入手,合理规划教育资源、医疗资源、居住资源。从集中走向分散”。